不紧不慢跟在队伍后面

 户外新闻     |      2019-06-03 15:53

  洛克线,户外圈一条耳熟能详的经典线路,他是美国探险家洛克曾经徒步考察的最经典线路,香格里拉一词也由此而来。我情愿死在这美丽的大山里,也不要在医院冰冷的床上。”洛克曾在和朋友的信中这样写道。而我也被这美 丽的大山所吸引,去年国庆走完鳌太就开始计划了此次行动。提前一年买好飞成都的机票(便宜),中间因航班问题免费改签一次。之后就在网上查找游记攻略,为此次行动做准备。

  原计划是AA跟队,因时间等一些因素,最后自己发贴组队。因为国庆洛克线人多,路迹清晰,不怕走丢,还有轨迹在手,问题不大,主要还是预防高反。

  首次AA发贴组队一切顺利,虽然中间有队员有事退出,但还是组成了6人小团队.此队有成熟老练、经验丰富的60,70,也有活力四射的80,90。先介绍下团成员

  左一:冰封,成都小哥,走过长穿毕等线路,大心脏,前顾后盼,擅长夜行,毅志顽强。行走于中间位子,担当队伍中间力量,同时感冒、脚扭、鬼打墙也全包了,最主要无高反,还好还好。

  左二:海军,泉州兵大哥,此行年龄最大的一位,有着丰富的人生阅历,幽默,走过贡嘎,EBC,珠峰东坡,年宝玉则等等。永远走在队伍的最前沿。

  左三:叮叮,成都美女,我们的队花,会唱会玩,好像全程就一直唱一首歌。走过鳌太,贡嘎,狼塔,年宝玉则,骑过川藏线等,真正的女强驴。走的不快,有自己的节奏,耐力,不紧不慢跟在队伍后面。

  左四:说出来吓死你,就是本人我了,宁波小歪,颜色是不是很丰富,跟我的心情一样,嘿嘿。长线只走过鳌 太。

  左五:冰雨青岛大直男,老帅哥一枚,有啥说啥,本队最腐败的一个,带了8天的食物,头几天晚上顿顿海参,大虾,扇贝,他自己做的牛肉酱真的好好吃。也走过鳌太,本来此次洛克走完还想长穿毕,最后没去,累

  左六aniel,河北90后小弟,走过鳌太,走轻量化的,装备基本都是订制,也是此队走的很轻松的一位。每天基本可以看到他脸上一块块的防晒霜,爱美人士,下次能否抹韵了,哈哈。有了队伍就得有份行程安排,原计划是这样的

  凌晨2点到的成都酒店,洗完脚倒头就睡,6点不到起来出发,打车到成都石羊场汽车站,与叮叮汇合乘7点去西昌的车,冰封7点汽车从成都东站出发,冰雨飞机西昌,任性,海军和Daniel下午一点的火车。我们汽车和飞机的下午2点不到就到了西昌酒店,火车的晚上半夜12点才到。

  入住的西昌酒店,离火车站和汽车站都很近,酒店旁有24小时便利店,离500米有24小时营业面馆。

  一直聊到吃饭时间,出去找美食咯,西昌烤肉,发两张图诱惑下他们没到的两个,有点坏。

  吃完饭回到酒店和队友约好时间,早上6点大厅集合包车去金矿。之后一个人逛超市买水果去了,6个苹果一天一个,嘿嘿。

  不好的预感和信息从早上接踵而来,木里政府查黑车查的很严,不让进,车上在想办法吧。快到6点了司机还没到,先给师傅打下电话,听电话口气好像刚睡醒的样子,不用说至少还得等30多分,慢慢等吧,吃饭的饭。休息的休息。冰雨怎么还没下来,上去看看,好家伙,屋里一片漆黑,门虚开着,包在,里面没人,语音也打不通,难道失踪了,后面通话了说在下面吃饭,虚惊一场。等了1个小时,司机终于来了,上包出发,长安之星9后背箱就是大,后背箱放六个大包错错有余。准备上高速时又悲剧了,高速封道,掉头走国道真正的山路十八弯,何时太能到呀,困。师傅油门踩的很猛,速度一直上不去,是不是有什么问题,忽然一股烧焦味扑鼻而来,大家都没注意,直到第二次闻到感觉不对劲,下车检查,离合器烧了,大哥你不是说是去年刚买的吗,此时一万只草泥马奔腾着。统一好的如何混过检查点口径都不需要了。车子是一时半会修不好了,经过商量,叫师傅重新叫车来接我们去木里,车费另付。如果杨师傅车子今天修不好,不送我们了,我们就补偿500元给他,大家都不容易。干等也不是办法,还是慢慢往前开到修理厂吧。幸运的是车子今天还能修好,不过配件要从西昌发过来,修好也得下午5,6点了。但是另叫的车已经开来了,不能违约,只好和杨师傅说好,我们在木里等他,还是叫他送。

  6只包六个人挤在一辆五菱宏光上,忍忍吧。没心没肺的我又睡了,还是海军有经验,一直盯着,辛苦了哥。

  “我不能送你们了,被举报了,来抓我了,抓到罚款2万,快点卸包下车,快快,剩下车费我也不要了。”司机

  此时离木里还有1个小时车程。那就搭顺风车吧,送走一个是一个,最后剩下我和冰雨。还好海军他们先到木里车站了,马上叫他叫的士来接我们,让叮叮他们打听交通状况。冰封和他的好心大哥

  上了的士应该没事了吧,木里前方检查站又被拦下了,一看我们这穿着就是去徒步的,问我们谁送来的,车牌是多少,就不说,我们现在是乘的正规营运车,有底气,自己看打表器,无话可说了,放行,还叫我们别发火,注意完全,长长的舒了口气。快到木里了,毛爷爷在欢迎我们,好兆头

  到木里汽车站与小伙伴们汇合吃饭去,讨论他们从车站政府人员打听到的交通消息:

  1.木里到水洛,昨天出现塌方,交通堵了一天,今天才疏通,那边车子还没过来,这边发车也要后天了,票还不一定有。

  大家来到这里都不容易,如果就这样放弃了,不甘心,去的话夜路又有危险。最后商量,看看杨师傅意见。从这里开始杨师傅就一路发力了“可以走。”上包出发,此时已经晚上快10点了。前半夜叮叮座前面陪杨师傅说话,过柏油路之后路真的是真心的差,“师傅慢点安全第一。”我们一直说。 “没事,这条路我开了上千万遍了。”杨师傅自信的说。这话还真不是吹的,车神呐,超过前方一俩俩越野车。

  还好检查点晚上都休息了,我们才得以安全通过,有个检查点我们是停车熄火,下车去观察了下,安全才开过去,有趣的是本来想叫越野车队去探路的,问题是他们实在是开的太慢了,我们都过检查站半个小时了,他们才到,还问杨师傅情况,汗。此次夜行最刺激的还是走小路这一段,越野车进不来只有面包车能开,刚好和叮叮换好位子,咬个苹 果。“注意了哈,要走小路了,这里一定要有节奏。”杨师傅精神的说。音乐调好,开始过山车,猛踩油门,加速上坡,90度小转弯那都不是事,还有更小的,按节奏摇摆吧,哼哼哈嘿。

  凌晨4点顺利到达金矿,杨师傅一路辛苦,跟他结好车费,大家喝点酥油茶就睡了。冰封这时有点感冒,马上吃感冒药睡觉。出发时状态可以,就放心了。7点30左右,大家陆续起床了,主要被我和宁波老乡聊天声音吵醒了,So sorry。在我们起来整理东西时,别的队伍也陆续进来吃早餐了,等我们吃完理完早餐9点多。拍张全家福发个朋友圈报个平安出发咯。刚没走多久,Daniel和海军就走的没影了,之后冰雨也没影了,还好对讲机还能联系上。我嘛就一边拍照一边等后面队友。今天沿白水河逆流而上。

  等我们过完桥,冰雨就开对讲机呼“你们有没有过桥”谁叫他们过了桥不等我们,也不接应一下,吓一吓他们,就让叮叮对对讲机说“我掉下水了”。然后冰雨就过来了,被我们一顿批评,哈哈,其实他们就在断桥那。吃完饭,继续走。

  过了菩萨洞没多久,冰封的脚扭了,还可以慢慢挪,叫他慢点,我先去追上前面几个伙伴,再来接应他,火力全开,在菩萨洞第二营地追上了他们,他们也刚休息会,说了下情况,商量看下具体情况在决定。喝口水,吃点东西就去接应冰封,这个时候冰封他们离我们也就十来分的路程了。到了脱鞋看看,还好脚没怎么肿,喷点云南白药,有所缓解。“我应该没问题,走慢点,有轨迹没事”冰封说。

  本来今天计划就此露营了,可是马帮也和冰雨他们一起到的,他们也在这里扎营,位子只能扎8、9顶帐篷,他们人多抢不过他们,算了继续往前走吧,此时距离下个营地还有5公里。

  海军和Daniel又走的没影了,我们三个中间,冰封最后。冰封今天注定多灾多难,走错路了,下到河边去了,好吧你在慢慢走回正道吧,我到营地之后再来接你。我们三走了1个小时夜路,差点把叮叮走崩溃,最后8点多才到的营地。之后就扎好帐篷,吃个士力架,烧好水,带上红牛和一瓶水接应冰封去了。我去,下山的路哪去了,晕,找不到了。回来问藏民“走错了还在下面点”,汗。

  跟着轨迹往回走20来分,终于看到冰封了,嘴唇都脱皮了,马上先让他喝红牛,喝完状态一下就好了,扛上他的包继续走起,好轻呀!

  晚上9.30左右到达营地,跟藏民大概结好露营环保费,每人三十,垃圾不用带走,有提供免费热水(水灰太多,还是自己烧好)。一夜都是白水河流淌的声音,像打雷一样,注定失眠。

  晨起9点出发,下午6点到的营地。早起了解下冰封脚的情况,他说涂了药好多了,没问题。今天他走的也不慢,第四个到的营地。鉴于昨天海哥走太快了,今天我跟着他,压队伍,叫他尽量放慢脚步,刚开始还好,到满措牛场,集合下队伍,大伙晒会太阳,等下叮叮。汗,等再出发时我又变成压队了,没在前面压队,他们速度又放开,走的没影了。

  到营地微微有些头痛,以为没什么事,没想到半夜直接被痛醒,睡着了又痛醒,如此反复到天亮

  10月4号 万花池牛场-杂巴拉垭口下方营地-杂巴拉垭口-央埋勇侧方垭口-新果牛场

  晨起问了下大家情况,除了海哥外,其余人员都有头疼。在冰雨那吃了颗头痛药,有所缓解。

  10月6日 蛇湖营地-松多垭口-牛奶海-五色海-洛绒牛场-冲古寺-香格里拉镇-稻城- 成都 昨晚还是头痛,但比前俩天好很多。今早又扔了两个囊,吃了点早餐饼。

  8.30出发,找到了Daniel,海军不出所料已经走了,我们5人也不急,说好今天以

  吃完晚饭8点上车返程,本来是是到康定的,最后车上跟司机商量3600直接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