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旦你跑了你就会被当做猎物

 户外新闻     |      2019-05-09 13:57

  人生若只如初见,它不是一场如童话般的梦。而是如此真实的一次又一次的让你和你的朋友再续前缘!

  念青唐古拉山脉东段位于昌都、林芝和那曲交界的地区,东南延伸与横断山脉的伯舒拉岭相接。北部的怒江上游和南部的雅鲁藏布江支流(尼洋河、易贡藏布、帕龙藏布)在山脉中间侵蚀出深深的河谷。这里地形复杂、气候湿润,大量降雪形成了丰富的冰川和无数的雪峰,也哺育了茂密的针叶林以及原始森林。

  这里有将近一百座6000米以上的未登峰,如下图我标注出了一些海拔6000+有名字的雪山。

  其中念青东的最高峰就是海拔6980米的萨普神山,萨普的官方名字叫色浦岗日。我们本次徒步是围绕萨普神山的西、北、东三个方向展开,所以我们此次徒步的路线我命名为“念青东萨普线”。

  念青东徒步路线”、“中国龙”、“守静笃”以及“笨鸟”等人的探索考察下,先后有了“念青东看海线”、“念青东阿尔卑斯线”、“念青东波密北线”以及“念青东通参环线”等成熟路线。另外,还有一条由守队设计并在2017年带队去走,但还没走通的“念青东鲁易线”。去年我在守队设计的17天“念青东波密北线天的“念青东海子线”,感觉它真是一条看高山海子的绝美路线。如果今年念青东鲁易线有人走通,再加上本次我走的念青东萨普线,那么念青东将有六大路线。(不包括念青东曲通线和念青东海子线,这两条路线月曾进入萨普地区进行了为期4天的徒步考察,那次主要是探寻萨普转山的可行性。后来得出结论,转山需要携带冰爪冰鎬绳索等技术装备,翻越绿姆母湖或白度姆湖附近的布满冰裂缝的冰川垭口。这完全超出了徒步的技术层面,应该是专业的雪山攀登者可以完成的。于是今年再次去萨普重装徒步,我改变了路线。

  三峰、无名雪山以及金龙球等雪山。如果你是秋天走此路线,虽然野花会少一些,但是那时天气更稳定,你会更清晰的看见各种雪山。

  包车司机约好第二天早上6点出发。我们走出宾馆时,外面正下着小雨。在我们出发前几天,我们就查过比如县和嘉黎县的天气预报。结果是在我们徒步的这些天都是小雨,所以我们心情有点低落。而我们包的这辆车是属于出租车,不知能送我们到哪里,不知能否送我们到原定的徒步起点。我们坐车去徒步起点,得先要往那曲方向开二十公里左右到叶朵村之后再向北走翻山,而8点因为修路拦截不让过的位置正是这里。我们沿着这条路走,基本上都是细的沙石路,我想明年这条路应该就会修好。这车一直向北开着,翻过山后开始向东往嘉黎镇方向走。路上我们经过一些牧场,牧场里面的马都盛装打扮,不知今天是藏族什么节日。8点多我们到了嘉黎镇,找到了一家商店后四人每人买了一包泡面。吃完泡面,我们继续坐车向徒步起点进发。

  嘉黎镇距离我们徒步起点大概25公里左右,但是昨晚我们和司机说我们要到的阿托库村距离嘉黎镇十几公里。所以,在向徒步起点行进的过程中,我内心是很不安的,我怕司机师傅到了阿托库村就不往前走了。大概9点左右,车子到了阿托库村。司机不愿意再往前走了,我们再三恳求,司机终于答应把我们送到原定的徒步起点。

  我们9点30到了徒步起点,可是我们走了很久,一直都是机耕路。我想如果以后有驴友过来,可以包个越野车,那样可以直接过了我们原定徒步起点再往前开四五公里,车子可以一直开到我们所翻越的垭口所在山谷下面。

  爬这一段时,我状态感觉很不错,爬垭口的巨石感觉很轻松。之所以这样,可能是之前去郭喀拉念久环线徒步习惯了巨石爬升的缘故。

  为了拍湖的倒影,我们必须过一条小河到湖尾。石头第一个冲过去,但是我们猜想即使雪山有倒影,但在当时没有阳光的情况下应该也不是很好看。所以,最后只有石头一人去拍,我们没有过去。我们沿着小河的左岸下到河谷,准备在河谷里找个合适的平地扎营。河谷里景色很美,开满了各色的花。偶尔透过小花拍雪山,也特别梦幻。

  在河谷里走着走着,我们遇到了四个挖虫草的藏民。他们对我们很感兴趣,石头给他们讲解了我们徒步转山的路线。他们听后,似懂非懂的点着头。我们问了他们我们最感兴趣的萨普棕熊的问题,他们说这里是有棕熊,不过以前他们遇到熊就直接跑了。我们当然不能采取他们的做法,人在遇到野生动物时是千万不能跑的,一旦你跑了你就会被当做猎物。而

  从今天开始,晚餐由蜜蜂姐给我们做,而我们另外三个队员要做的就是背食材。我们背了3个洋葱,一捆蒜苔,一袋豆腐干,两袋泡椒笋尖,8跟腊肠,15跟火腿肠,以及各种葱姜蒜酱油等调料。到营地之后,我们会先煮锅汤喝,之后蜜蜂姐才开始炒菜。我们也不闲着,石头负责切菜,过客大哥负责烧水。而我呢,看大家需要什么,我帮忙弄一些。今天发生了一点意外,那就是石头在烧水的过程中竟然出去拍照了,结果

  自从看了雷殿生的《十年徒步中国》这本书之后,我便喜欢上了徒步。同时,他也是我在徒步领域最敬佩的人,是个真正的铁汉。之前徒步圈一些驴友会拿他和杨柳松做比较,认为杨柳松是徒步无人区的大神,而雷殿生就是徒步公路的人。但是,我不是这么看的。杨柳松的确是中国徒步领域的大神,而且我认为是唯一能称得上大神的人。但是,比较雷殿生和杨柳松对我的激励程度,我觉得雷殿生的精神和毅力是别人没法比的。你想啊,十年来你可能会经历各种困难,比如生病、受伤、经济短缺、吃不上饭等,但是他都坚持下来了。所以,我才最敬佩雷殿生。

  按照轨迹,我朝垭口方向走去,垭口的方向很好判断。过客走着走着就跑到了我后面,我时而等一等他。

  当大家都休息好后,12点15我们开始下垭口。刚开始下垭口这一段是有很多雪的,我们先用登山杖试探下雪的深度后,再用双脚踩下去。但是即使这样,我们双腿有时也会陷下去到大腿根部。

  13点50,我们下到了沟底。看到有牧民帐篷,石头很激动,说要去帐篷里讨碗酥油茶。我们还没到帐篷时,帐篷的主人就出来迎接我们了。他们的脸上挂满笑容,还有好多小孩子。我们刚走进了帐篷,主人就给我们倒了四碗酥油茶。之后,又拿了一盆用青稞炸的面食给我们吃。我们也不好意思多打扰,每人喝了一杯酥油茶,吃了一块炸的面食就准备离开了。

  14点10分,我们告别了这家热情的牧民就准备翻越今天的第2个垭口了。我们按照牧民给我们指的垭口方向,开始爬升。开始很长一段都是草坡,所以很好爬。

  开始石头在前面,后来我在前面。在爬第二个垭口的过程中,我感觉体力很充沛,爬的快时也基本上不会喘。当我爬到海拔5200左右的时候,我感觉饿了。于是,我就一边吃路餐一边等大家。但是,大家却在我下方100多米的地方也停下吃路餐了。16点40我们到达了今天第二个垭口顶部,临路垭口顶。

  等到大家后我们就一起走,有时因为风景很好,蜜蜂姐在后面拍照就会落大家很远。但是,每当我们等到了她,准备一起走时她又会说:“你们不用等我”。听她这么说完后,我就很生气。大家等落后的女队员是再正常不过的,再说我们又没催你让你快走。你可知道,萨普棕熊很多是出了名的,如果我们不等你让你一个人落单,万一熊来了怎么办?

  看到她这么说,我就索性不走了,反正我不能让她走在最后。她看我不走了,于是她就继续向前走,我等大家走了几分钟后才继续走。在山野徒步,偶尔享受一个人独自走一段也很美妙。但是我不建议一个人去走一条徒步路线,因为如果一个人去山里走受伤或者遇到野生动物会很危险。

  在前面走的大家在走到我们原定的第2天营地时都没有停下,我就知道大家要去我们萨普冰舌末端的备用营地。 今天下午,当我们在牧民帐篷里喝茶时就听牧民说过,我们今天要到的沟里有个新盖的铁皮房子没人住。所以,当我们要往今日营地走时,我们就在寻找铁皮房子。在快下到沟底的半山腰,我就看到了那个房子。于是我很快的就冲了下去,一直到了沟底有干净水源的小溪旁。因为今天我们的营地周围虽然有河,但是那河水是冰川融水,不能喝。所以,在小溪处,我们要多装一些干净的水。就这样,我们装了至少有5升水到了今日的营地。

  这个铁皮房子很好,我们都可以睡在木制的床上了。大家选好各自要睡的位置后,石头开始烧火。这屋子附近没什么木头可以烧,但是我们在屋里发现了一袋子干牛粪,于是石头烧起了牛粪。这一烧不要紧,关键是牛粪烧了后满屋子都是烟。更严重的是,不久后就来了两车人。这两车人似乎是村里的领导,他们登记了我们的身份证,并询问了我们来此地的目的。他们走后。石头发现他们没有还给他身份证,看来只能第二天去拿了。

  晚上十点多,大家都睡了。这一夜外面下了很大的雨,躺在铁皮房子的我们都感觉很庆幸,幸好今天不是在外面扎营,否则我们的帐篷可要被水淹了。

  为何我喜欢探寻新的徒步路线?因为我觉得走新路线总会有意外的惊喜,同时新路线的景色也更加原始,没有破坏。所以,今年夏天我探了两条新路线:郭喀拉念久环线和念青东萨普线。严格来说,郭喀拉念久环线只能算是新的规划,不能算是新的原创路线。这条路线年原创走通的徒步路线,只不过那时他走的是横穿路线,我们今年夏天走的是环线。

  就像当年欧洲殖民者争夺第一个发现美洲新大陆那样,近两年来新路线的探路也成了驴友们相互证明徒步实力的方式。在此过程中,你会看清很多人功利性丑陋的嘴脸。他们或是为了出名,或是为赚钱。有的路线自己明明都没走通过,硬说自己是原创或者首穿。我想,国内任何徒步路线,第一个走通的都是当地牧民,你有什么资格说你是原创或者首穿呢?更有不要脸者,只见他天天宣传横穿羌塘无人区,却宣传了大半年也不见他进去。我想如果你横穿成功了再出来吹牛大家都不会怪你,但是还没进去呢就高调宣扬实在有炒作之嫌。

  上次正面看见萨普是去年秋天,那时看见它的第一眼就见到了日照金山。所以,期待今天的它,它会是什么颜色?

  我们9点15出发,天空依然下着小雨。蜜蜂姐和石头穿着雨衣,像两个大侠一样。意气风发,迈着矫健的步伐。

  我们沿着河的左岸走,准备找桥过河。过了河后,昨天给我们登记身份证的嘎隆村村长就骑着摩托车把石头的身份证送来了。告别了村长后,我们就开始爬今天的垭口了。我们对今天要翻越的垭口有争议,牧民们走的是一个比较平缓的垭口,但是我规划的是一个比较陡峭的垭口。如果按照牧民走的路线走,就会很绕远。由于我们想早点到达今日营地,所以商量后我们决定按照原先规划的垭口路线去走。

  我们直接斜切到了垭口所在的沟。因为开始一段都是草坡,所以很好走。大家今天速度都还可以,走的很顺畅。但是石头爬了一半竟然要去上厕所,而且是大号。我对他说,你最好不要爬到垭口顶再解决,否则影响今天天气。

  12点左右,终于走完了碎石坡。眼看就剩最后一段很陡的碎石爬升就要翻过垭口了。为了翻垭口时更有力气,我们在这里吃了些路餐,12点20开始爬升。我先大家一步开始爬升,为了探探到底能不能爬上去。

  垭口这最后一段大概有180米爬升,共分为两部分。第一部分为稍微大一些的碎石块,第二部分都是小的碎石。这一段垭口坡度大概50+,还没爬之前我就有些担心我们能否爬上去。开始爬后,第一段和设想的一样,很好爬。但是,第二段我们每个人爬的都很费劲。因为,每当你走两步,就会向下滑一步。当时大家爬垭口不是氧气跟不跟得上的问题了,而是很消耗小腿力气的问题。

  我们来不及欣赏垭口顶的风光,就下了垭口。这下垭口的路很好走,就像以前冬天我在黑龙江滑雪的感觉一样,连走带滑的下降。当我们下到垭口下一个小平台后,就简单的休息下,吃了些路餐。这时过客大哥对我们说,这爬垭口的一个小时是此行最痛苦的一个小时。

  我们休息一会儿后,继续下降到了河谷,之后沿着河谷往普宗沟走。我们下垭口时,在我们对面的雪山似乎紧挨着萨普,我们在不同角度给它拍照。有直接拍的,有透过河拍的,有透过野花拍的。

  下午四点多,我们到达了普宗沟。我们今天的预定营地是在撒木错湖尾,所以我们还需要走两公里多的路。但是到了沟里后,我们遇到了之前进山前知道的也同样来萨普徒步的驴友非。他还带了两个同伴,他准备后天和我们翻同一个垭口。简单的聊了聊后,我们一起往撒木错湖边走去。他们是轻装,我们是重装。他们已经住在了撒木错下面两公里处的住宿区,而这次轻装和我们去湖边,完全就是为了看看萨普雪山的日落景色。不过很不巧的是,下午天气一直不怎么好。终于在下午5点左右,我们在撒木错湖尾找到一户藏民家住下。

  人生真的很奇妙,有些事你的一生只会遇到一次,之后再难遇到。有些景色也是这样,只有在极度幸运的时候才会看到。就像今年夏天徒步时的天气,我们原本以为天天都会下大雨,但是实际行走时每天都会有几个小时的大晴天。而今天是我最希望有大晴天的一天,但却事与愿违。你越想要什么越得不到,而当你放弃了期待反而能收获更多的意外惊喜。

  据传说,每年藏历五月十五萨普冰湖会在一夜之间解冻,而九月十五又会一夜冰封。而我们今天的路程很休闲,就是沿着撒木错湖边从湖尾走到湖头,最终看到萨普冰湖!

  但是今天我们运气似乎很不好,天空一直乌云滚滚。我们走的很慢,直到下午1点左右,才走到冰湖前的一家藏民那里。我们询问能否搭帐篷在他家院子里,虽然这个大爷语言和我们不通,但是我们也能看出他不同意我们在他家搭帐篷。这或许受萨普地区商业化的影响,当地很多牧民都做起了住宿生意。这虽然对他们的生活很有帮助,但是以后驴友可能很难在这萨普正面的这条普宗沟搭帐篷

  露营了。他们会以此地有棕熊为理由不让你私自搭帐篷,虽然这是事实。我们离开了这个老大爷家,继续向冰湖走去。我们走到一个小坡上后,停下来吃午餐。讨论着我们今天营地的选择,最后决定扎营在我去年扎营的地方,撒木错湖头。

  由于去年我在这个位置扎营时听到了熊的叫声,所以吃晚饭时我向大家强调一定要把吃完的东西清理干净,以免引来棕熊。据说,棕熊的嗅觉是狗的七倍。

  户外助手定位,户外助手虽然定位也不是很精确,但是至少可以定位。幸好去年我走过这个垭口,所以我根据去年的记忆准确的判断出了垭口所在方向。

  当我马上要接近冰洞下面的冰湖时,我脚下的冰雪和碎石突然坍塌,我双腿陷了下去。说时迟那时快,我用双手撑住了冰裂缝上端的两侧。我脚下的冰裂缝,大概有四五米深。之后,用双脚蹬住裂缝的两侧冰壁往上攀爬,但是攀爬的过程中裂缝的脆弱冰壁就开始坍塌,并且裂缝越来越大。所以我快速的爬出了裂缝,但是双脚还在裂缝上面的两侧。我不敢动,怕裂缝再次扩大。而我要独自想走出坍塌区,也不容易。因为,裂缝所在处位于一个斜的冰坡上。我如果爬上斜坡,还容易滑下来。正好这时非走过来了,他用脚用力的在裂缝左上方的斜坡上铲出了一个坑,将脚踩里后,开始拉我上去。我上去后,过客和非小心翼翼的继续向前走,他们每走一步都用脚用力给走过的地方铲出一些坑。为的是方便我们后面的队友走,防止滑坠。我们走的这一段路都是碎石和冰雪的混合斜路面,如果我们不小心就会滑坠到冰洞的冰湖里。冰洞这里也是萨那垭口的难点,驴友过这一段一定要小心。在准备下垭口时,就应该穿上冰爪。

  过了冰洞的冰雪路段后,我们在下面的一处平地休息,吃路餐。吃完后,我们就开始下碎石坡了。奇怪的是,此时天气突然变差,下起了雨。对于下过了那么多碎石坡的我们来说,下这一段显得很轻松,很快就下去了。下完碎石坡,我们就到了草坡。这时天气又出奇的好,景色很美。尤其是我们下降左边的那个锯齿状的山,很好看。而右侧位于白度姆湖上侧的郭布扎西塔杰十三峰以及其他雪山上也露出了蓝天。

  徒步鞋脱下,穿着拖鞋过的河。虽然将裤腿卷到了膝盖上面,但是过河的时候还是将裤腿打湿了。

  在西藏,夏天景色不同于秋天的地方就在于:虽然夏天没有秋天那么多五颜六色的植物,但是夏天你会遇到更多的花海。徜徉在花海雪山间,你仿佛走进了天堂!

  而今天,花海是六天以来最多的。而且除了能看到两个高山海子外,我们还能看到三座不同的雪山。在山里行走,最想要的就是好天气了,而今天天气大晴!

  早上6点多,蜜蜂姐就叫我们起床了,我们所在的绿度母湖的湖头上方雪山出现了日照金山。拍完日照金山后,大家也不好睡了。于是,又开始各个角度拍绿度母湖。

  拍完了湖,大家都回到了各自帐篷准备吃早餐。过客大哥要送我两袋他带的奶茶,于是他直接从帐篷扔了出来。可是说来也巧,来我们营地吃草的一只牦牛突然接住了其中一袋奶茶。牦牛口水直流,刚要嚼奶茶袋,过客大哥一生呵斥,牦牛就跑了。

  因为今天路程不是很长,所以上午9点50我们才出发,我们首先要到白度姆湖。从绿度母湖到白度母湖是3公里的机耕路,所以,我们走的很轻松。非今天也和我们一起走一段,他想到了白度姆湖那里再找车出山。我们走了一会儿后,就看到郭布雪山了。而机耕路右侧的草地上开满了许多紫色的小杜鹃花以及各种野花,所以我们以花为前景拍了很多雪山。

  11点20我们爬到了一个小坡上后,就看到了白度母湖,湖水呈乳白色。我们想近距离拍它应该不会太好看,索性就站在高处多拍了一些。不久后,石头发现下面有一片白花,拍照应该很不错。于是,我、石头以及蜜蜂姐都下去拍了,而过客大哥和非跑到了湖边。

  当他们上来后,我们就开始吃午餐。午餐过后,我发现有一处草原很漂亮。于是,我们就在草原拍了好几张照片。

  由于今天我们要到一个河谷扎营,所以午餐过后我们继续赶路,沿着这个河谷向下走。

  非本来是计划翻越白度母湖上面的垭口转萨普神山的,但如今只有他一个人,所以他放弃了原本的计划决定今天下撤出山。但是在他出山前,我们还能一起走一段路。从白度母湖到我们进山口的位置也是机耕路,所以还算好走。我们一边走着,一边看着路边好看的美景也会拍拍照。在我们的右侧有座山顶覆盖了厚厚积雪的雪山,不知它叫什么名字。但是,它前面开满了很多黄色的花,让我不得不拍它!

  下午两点左右,我们和非分别,他搭了一辆摩托车出山了。而我们过了一个铁桥后,向右拐入山谷。进入山谷就能看到一座黑色的山,山的中间有一条白色的垂直冰川,很是漂亮。

  山谷里也开满了各种花,花草相映仿如仙境。在下午4点左右,我们到了一座蓝色的铁皮房子附近。石头一探究竟后,喊我们过去。铁皮房子里很好,可以住下我们四个人。所以,我们决定今天就在这里扎营。这里虽然距离我们预定营地还有1公里,但是这里是个理想的住所,大不了我们明天多走一公里路。

  过了一会儿,石头叫我和蜜蜂姐和他去上面两公里的冰湖看看。那时我们感觉时间还早,就和他去了。一路上景色也不错,不久后我们就走到了我们今天原本要到的营地。那里有两家牧民,其中一家有人,另一家没人。石头和男主人交谈,而我和蜜蜂姐在拍他家的动物。他家养了很多牦牛,还有两匹白马格外引人注目。

  由于这时已经快晚上7点了,所以我们决定不去看半山腰的冰湖了。我们拍了拍动物后,就决定回去了。到达营地时,发现过客大哥已经睡了一觉了。

  篝火烤火腿吃的。但是炉子太热了,大家都不愿意烤了。最后,只有我烤了两根火腿。烤着烤着,困意来袭,我就睡着了。萨普徒步第7天

  自己设计路线的好处就在于:当你看到设计的垭口山川河流都能通过后,再遇到预想之外的美景你会感觉很惊喜。而从设计路线最初到最终走通路线,就像完成一件作品一样。

  9点15我们出发,开始了今天的徒步。今天压力有点大,因为昨天看了一眼垭口方向,感觉垭口很陡,上面又有雪,不知能否翻越过去。

  但是今天刚开始一公里的路是好走的,因为就是昨天到牧民家走过的一公里,有宽阔的机耕路。但是,过了牧民家后,就是牧民走的小路了。看到小路我很兴奋,我猜一定是通向垭口的。我和过客在前面走找路,蜜蜂姐和石头在后面走。10点30左右,我们经过了一段巨石路。过完了这段,不久后又过了一段巨石路。

  过了这段巨石路就是草地了,这时11点30左右。为了爬远处那无比陡峭吓人的垭口,我们先吃午餐压压惊。大概12点,我们开始爬垭口。爬垭口开始一段是草坡,之后又是巨石坡了。我们爬垭口时太阳很猛烈,所以我们爬一会儿就出汗了,就要休息一会儿。

  休息几分钟后,我们继续爬。不久我们就到了雪坡附近,我们计划是沿着雪坡的左边缘的石头走。因为如果沿着雪坡走,不知道雪多深,有可能还发生滑坠。

  雪坡左边的石头不是稳固的,我一踩很多都会滑动。走这种路面有个技巧,那就是你尽量踩大的石头。我后面几十米是过客,我走一会儿就会等等他。而此时的石头和蜜蜂姐被落在了后面很远,后来才知道原来她俩在穿冰爪,准备直接走雪坡,够机智。

  走着走着,就到了爬垭口最后一个阶段,不得不爬雪坡了,没有石头可以踩踏了。这一踩不要紧,我发现竟然雪坡特别好走。可能是这个海拔比较高的缘故吧,雪被冻的很硬,人踩下去脚都不会陷的很深。

  在爬这个雪坡的时候,我看了眼后方,突然发现了半山腰有一个很小的很绿的湖。这个湖叫八明错,我在设计路线时有标注这个湖,但是走着走着就把它忘记了。它这一刻出现真是个惊喜,我想是对我们辛苦爬升垭口的奖励吧。

  欣赏完八明错以及我们来时山谷的景色后,我就直冲垭口顶部了。垭口这最后一段因为太陡的缘故,所以没有雪。但是对于这几天爬惯了陡坡的我来说,垭口最后这点陡坡不是问题。终于在下午两点,我爬到了垭口顶部。垭口前方是如锯齿状的山脉,而我们来的山谷很深很绿。

  不久后,大家也都上来了。但是,仔细一看,垭口上有很多应该是牧民扔的垃圾。

  我们到的这个垭口左边有一块巨石,像一个鹰的嘴,所以我给这个垭口命名为鹰嘴垭口,海拔5360米。大家都想和这个鹰嘴合影,但是横着拍不进去,要竖着拍才好。

  我们刚拍了一会儿,天空就下起了雨。所以,我们只能赶快下垭口了。每次翻越垭口总是这样,如果你翻垭口之前天晴,翻过垭口一般都会变成阴天。翻萨那垭口是这样,翻鹰嘴垭口同样是这样。下垭口的路同样是巨石,但是即使我们习惯了走这种巨石,如果遇到雨天也是万分小心的。我们走着走着雨渐渐的变成了冰雹,我们虽然都戴着脑子,但是冰雹就会打在手上。上天似乎在和我们对话,似乎在向我们诉说着它的苦痛。

  在过一个巨石时,我一不留神,一根登山杖掉进了巨石缝隙里。我想尽办法,够了两分钟还是拿不出,最后只有放弃了。等石头和蜜蜂姐到了他们也没有办法,于是我们继续向下走。在向下的过程中,过客大哥一不小心摔了一跤,他的大拇指挫了一下。我问他有事没,他说没事。于是,我们继续向下走。很快我们就下到了河谷里,这时大概是下午三点半,我们沿着河谷左边的牧道走。不久我们就见到了河谷里的牧民房子,一个两个……。最后,我们到达营地之前总共见到了十处牧民房子。这个河谷还是比较宽阔的,同时这个河谷也很漂亮。在我们行进方向,河水的右侧山坡底部开满了紫色的杜鹃花。不久后,山谷里的牛马也多了起来。

  这时,大家也走饿了,我们想找一个牧民房子喝点酥油茶。在四点半,我们遇到了一个老爷爷。我们队伍中的“外交官”石头(其实一次都没成功外交成功过)首先和老爷爷攀谈起来,他说了好久那个老爷爷都没有任何反应。于是,我走上前去,直截了当的说:“酥油茶有没有?”。我在说的同时,用手比划着喝茶的动作。老爷爷听后,重复了我的话语“酥油茶?”,我连连点头。于是,他带我们走进了他的家。他的家很小很黑暗,全是用泥土搭建起来的。我们进了屋子后,将背包放在了地上后就坐在了他家用茅草铺的睡觉的“床”上。老爷爷开始烧炉子,并将装满酥油茶的茶壶放在了炉子上。我们其实去牧民家白喝酥油茶也感觉很不好意思,于是蜜蜂姐给了老爷爷家的三个小孩子饼干还有巧克力以及糖果吃。给完后,老爷爷很开心。我们四个人喝了一壶酥油茶后,老爷爷又从他装酥油茶的木桶往炉子上的茶壶里又添加了半壶酥油茶。到了五点钟,我们就离开了老爷爷家。但是,在出门时我忘记门框很矮了,头直接就撞在门框上了。此时,外面阳光明媚,我们也心情很好。

  在这期间,我们每走一段就会遇到一些牧民房子,看来这个山谷牧民很多。但是房子周围只有一些妇女,估计男子都去山上挖虫草去了。走到六点多,我看到了一座很尖锐的雪山。询问了当地藏族妇女,她们告诉我这座雪山叫做金龙球!当我们看到这座雪山时,面前正好有一片花海,于是我们就透过花海给它拍照。

  拍完照,我们继续赶路。大概7点左右,我们走到了原定的三岔河谷营地附近,但是这里没有比较适合做营地的地方。

  于是,我们继续走,不久就走到了一处牧场。这个牧场有七八座房子,有人住的,也有牛马住的。我们的外交官石头去和牧民沟通,希望能找个地方来住。牧民带石头看了两三个牛棚,我们看了下牛棚里没有窗户,漆黑一片,而地上还有很多牛粪。所以,最终我们决定继续向前走,找合适的营地。

  最后大概在7点30左右,我们勉强找了一处营地。该营地不是很平,但是我们实在不想继续再走了,于是我们就扎营了。

  我们距离金龙球雪山是越来越近了,它的美从各个角度展现在我们的面前。同时,今天的河谷蜿蜒曲折,河流像一条巨蛇一样,带领我们向前去。

  我们自从翻过了萨那垭口后就全程大太阳,今天又是大太阳。这不,才走了一会儿,大家就热的要脱衣服了。

  今天河谷里的各种野花也比较多,看来队员中最爱拍花的石头又该走不动路了。

  不久后,我们就经过了一片花海。这回石头和蜜蜂姐可有的拍了,他们趴在花海前面拍了几分钟一动不动。我看这架势,还是先走为妙。过客大哥不愿意拍花,他直接就走了。

  今天的河谷各种野花真的特别多,在我经过的地方,到处都开着花。在牧场,在路边,在山坡上……

  我想如果你国庆节期间来,即使这里没有花了,但是看这河谷的植物应该也是五颜六色的。听说著名驴友中国龙国庆期间也要来走他自己规划的一条萨普路线,相信风景也是不错的。由于队友们在后面拍花,所以我走在了最前面。在走的过程中,经常能遇到往返于牧场以及我们今天目的地金岭乡的牧民。他们有的骑着摩托,有的骑着马。像我们这种靠双腿往返的牧民是没有的,只有我们这种“傻蛋”才来走。

  生活在这条山谷里的动物是幸运的,它们不光有肥美的草可以享用,吃累了休息会儿,看看眼前的美景也想必胃口会更好。

  下午一点左右,我们在一处坡的顶部开始吃午餐。蜜蜂姐开玩笑的说:“蜜蜂阿姨给你们糖吃,你们赶紧出山找车去。”我和石头听后笑笑,谢了蜜蜂阿姨。

  我们今天本来走的速度还是挺快的,虽然全程有少量上坡,但是还是下坡为主,原本预计可能三四点钟就能出山。当我们遇到最后一个桥后,我们本应该过桥走回河左岸的,但是我们看右边的路更明显就没有过桥。这一走的代价是,我们白白多爬升了200米左右。当我们发现时,每个人都感到有点疲惫了。

  我们原路返回到桥,走向了对面的山谷,这时大概下午三点多。地图上显示,我们再走两公里就到赤竹村了。而走过赤足村两公里,我们会到金岭乡。而此时的我们由于走错路了,变得很灰心,浑身懒洋洋的,感觉走路不是很有劲儿。

  4点多,我们终于到了村子。一到村子里,山谷就变得开阔起来,甚至变成了一处平原。见到村子里盖的二层房子,我们似乎回到了文明世界。

  到了村里我们眼前最迫切的就是找车,看看有没有到忠玉乡的车。但是询问了两户人家,得到的答案都是夏天这里到忠玉乡由于河水大路是不通的,这里只能到达边坝县。听到这个消息如晴天霹雳一般,我们原本是想先到忠玉乡再到嘉黎县返回那曲的。但是如果去边坝县,我们还得去比如县再回那曲。这样的话,路就远了很多,多了一天行程。但是事实是如此,我们也没办法。

  于是,我们从赤竹村走小路继续往金岭乡走,想到乡里找个车今晚就到边坝县。当我们爬上一个山坡后,金岭乡的全貌呈现在我们面前,挺美的。

  我们傍晚5点多到了金岭乡,到了乡里问了一圈,发现今晚没有车到边坝了,第二天上午才有车去。我们第二天上午包了一辆车到边坝,当晚在边坝电信宾馆住下。第三天,坐了从边坝直接到拉萨吧大巴车,当晚十点多到了拉萨,结束了此次萨普徒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