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们有了新的平台去施展才华

 户外新闻     |      2019-04-18 20:14

  崔永元回归自己的老本行讲新闻,带来的是一档“新闻解释”类节目《东方眼》,力图让老百姓轻松听懂社会话题。离开央视,对于李咏、崔永元等名嘴,是开启了新世界的大门,他们有了新的平台去施展才华。

  本报上海专电(特派记者赵宇)崔永元回归自己的老本行讲新闻,带来的是一档“新闻解释”类节目《东方眼》,力图让老百姓轻松听懂社会话题。不幸的是一日之前,一碗不干净的面将崔永元放倒了,接受记者采访时,他的声音细细的,但话里的刺劲儿没少,“很多艺术家还不如草根,他们没有对艺术的尊重”;“我不会像以前那样莽撞,好像自己全懂,拍桌子瞪眼说你低俗”。

  《东方眼》是一档将于1月1日起在东方卫视周间日播的节目,30分钟时长分为热点短评、热点讨论、互动问答三个环节。“愤青是什么意思我不知道,我是个比较坚持原则的人”。如何将其与传统新闻节目做出区分,“坚持原则”的崔永元将其命名为“新闻解释”类栏目,“不用长篇大论,一切以观众能听懂为标准”。此外他还想“较较真”,“过去有定式知道有些事情这么说就行了,我现在就是想用最愚蠢的办法把一些事情搞明白。比如说豆腐渣工程,在我们的演播厅里,你能把豆腐、豆腐渣都看到,我会让你看超标、达标、不达标的什么样,把不合格的钢板搬到演播室,你会有特别清晰的认识”。

  已经录制完成的节目被崔永元拿来举例,记者们“主题先行”地去调查,反而得到了意想不到的答案。比如放开单独二胎的话题,“我们想当然觉得会特别多,因为憋了多少年了都想生,结果我们去医院调查过发现没有那么多因为现在抚养孩子压力很大,一个都很难养。还有根本没想到的是一胎不同意,问孩子愿不愿意要弟弟妹妹,他们斩钉截铁不同意,甚至听到题目就哇哇大哭”。崔永元认为这类新闻《焦点访谈》也可以通过数据调查、专家访谈等方式做,但两者的呈现效果不同,“我们的选择是去调查采访,大家看起来会很轻松,有时候甚至会笑出来”。

  至于新闻评论员和嘉宾方面,崔永元有自己的想法,“这几天一直在想有哪位朋友能来,必须是杂家还是大家,又熟悉老百姓的生活。我觉得最佳人选是钱文忠,钱文忠问不倒,你不知道的事儿张嘴问,他马上就会有答案”。“我最想合作的是柴静、胡紫薇,柴静特别有脑子,胡紫薇是我见过的女主持人里最犀利的,我最近读她的书,看得一头冷汗”。

  和曾志伟、蔡明同做喜剧节目评判,和郭敬明搭档填字游戏导师,离开央视的崔永元越来越喜欢听取他人的想法。他说:“在那个节目中,有些二人转演员原来不是在正式舞台上演出,他们一张嘴一开玩笑,我心里面是看不起的。我是艺术家,他们是卖艺的,我一直是这么想的。后来我问你们怎么没有新的段子,就那几个段子大家来回抄,演员哭了,说我们从小学艺没有文化,我们也特别想自己能创作,让观众感动,但是我们做不到。我听了觉得这就是艺术家,有些人还不如这些草根,没有对艺术的尊重。”

  崔永元还告诉记者,在首次参加《东方眼》策划会时,一个年轻人选了有人把充气娃娃买回家当作另一半的主题,如果是几年前在央视,他可能一拍桌子就让对方出去,现在他认为关键是搞明白主题要传递什么,“是对婚姻的失落、不信任感,还是心理学上有讲究,我不会像以前那样莽撞,好像自己全懂,拍桌子瞪眼说你低俗,而是会一起探讨有没有可能做成公众话题”。

  离开央视,对于李咏、崔永元等名嘴,是开启了新世界的大门,他们有了新的平台去施展才华。崔永元坦言:“你们都以为我没有多大胆,认为我在体制内呆了这么长时间,我们已经被打压成型了。我做了这么多年新闻,其实一直感觉稀里糊涂。”

  不过提到大腕出走后造成的主持人空缺,崔永元打起了马虎眼,“空缺吗?据我观察没有这个现象,首先没有离职潮,离职的两个手能数出来;第二,央视主持人编制有400多个,只多不少”。对于“名嘴”和“主持人”的差距,崔永元解释:“名嘴也是从没名开始,你不给他们机会,他们什么时候能成名嘴?比方突然有一年说李思思来主持,认同了觉得很好,不认同就一片骂声。其实这样水平的主持人在央视很多,没给他们机会,尼格买提、撒贝宁多好啊,他们形象又好口才又好,他们主持春晚没有问题,还是个习惯问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