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说花鸟鱼虫是一家

 垂钓用品     |      2019-04-04 10:44

  昨天,快报报道了吴山花鸟市场秋吟鸣虫行老板小金去海南科考的事,引起很多读者的浓厚兴趣。4人的小队,在海南深山老林里,到底怎样科考?有什么新发现?

  渔具店老板小黄,店开在小金的虫行对面。他和小金认识很多年,和小金一样,从小喜欢昆虫,以前上大学修过美术专业,这个店是他父母开的,十多年了,因为向往自由不受拘束,小黄索性毕业后没找工作,接手经营渔具店。每年夏天晚饭后,他都和小金去三台山梅家坞的山上捉昆虫,两人一起野外科考也有好几年了。

  小王,31岁,在富阳做市场管理工作。这是他第一次参加科考,特地请了年休假。小金说小王之前对鱼很感兴趣,都说花鸟鱼虫是一家,慢慢也爱上了昆虫。虽然他和小王认识才两年多,但从平时交往和出去野采的表现看,小王经验过关,这次也是带他去体验一下,增加实践经验。

  “不是爱好昆虫就可以随便去野外科考的,如果没有野外经验,不能很好地保护自己,很容易出现意外,并且拖累整个团队。”小金说。

  另一位是上海某大学的老师,昆虫专家。“我们和这个专家认识很多年了,因为他不喜欢科考的伙伴换来换去,熟人更加知根知底一些,毕竟在野外具有一定的危险性。”

  小金前天傍晚出发进山,昨天清晨7点回到酒店,下午4点多才睡醒。一个晚上连续工作,十分耗人,他一边打着哈欠,一边在电话里和我讲述前一晚的经历。

  “18日晚上6点半左右,我们吃完饭,拿着林业局的批文,去岗哨拿钥匙。因为上保护区的盘山公路起点是有哨卡的。我们开了半个多小时,到汽车不能再开进去的地方,才下了车。”小金说,当时晚上7点多,海拔600多米,天色渐暗,他们戴好头灯,拿好网兜和虫盒,向深山进发。

  借助户外软件,通过GPS观察可走的小路,为了安全,四人紧跟着,不敢相距太远。周围只有虫鸣以及他们的脚步声。沿着小路附近,根据植被的覆盖度和湿度寻找昆虫。

  “有些小路走进去一两公里就没路了,只能折回来,继续通过软件,寻找其他的路。中间反反复复走了好几公里。”小金说。

  台湾奥蟋、双斑蟋、布鲁纳翠螽(zhōng)、明透翅蟋螽、拟捷螳……除了昆虫,他们这一路还遇到了海南溪蟹、木纹姬蛙和华珊瑚蛇……

  凌晨四五点,山里雾气太大,头灯打出去的光线个人整夜奔走,筋疲力尽,为安全考虑,决定结束一整晚科考,回到酒店已是清晨7点。

  “搞昆虫分类,简单讲就是鉴定和记录物种,然后把样本带回学校做更深入研究、繁殖。有些品种,光靠目测是分不清楚的,必须借助科研手段……”小金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