半山腰驻扎有边防连

 户外运用     |      2019-06-05 18:42

  当生命融入到大自然的山山水水,那种闲适、快意总是令人无限向往,好像身体长期在坚硬的生活中受压后,突然间找到一丝柔软,每个细胞都放松了,喀纳斯就是一个让我们身心俱醉的地方。

  天还未亮,乘车前往梦中向往的喀纳斯。一出城,导游就开始他今天的工作,侃侃地讲述着新疆的风土人情,地形地貌,历史和民族渊源,以及主要地名来历;乌鲁木齐—美丽的大草原,巴音布鲁克—水草丰美的地方,克拉玛依维语是黑油的意思,布尔津是翻着泡沫的河。我也懒得听他讲,因为新疆本身就是我的第二个故乡。新疆古称西域,自西汉就是祖国不可分割的一部分,少数民族本来就多,也是中西文化交流、交汇之地,这和历朝历代各民族相互融合有着密不可分的关系,很多地名不是维语就是哈萨克语,但总体感觉蒙古语称呼要多,这也离不开当年的蒙古铁骑的东征西讨。

  土尔扈特是中国蒙古族中一个古老的部落。早在明朝末年(公元1628年),土尔扈特人为了寻找新的生存环境,越过哈萨克草原,渡过乌拉尔河,来到了当时尚未被沙皇俄国占领的伏尔加河下游。在这片人烟稀少的草原上,他们开拓家园,休养生息,到了18世纪60年代,他们又决心返回故土,主要原因来自沙俄帝国的巨大压力,使他们再也无法生活下去。在付出几万人的民族牺牲后,他们终于到达伊犁,为了妥善安置归来的土尔扈特部众,乾隆皇帝指派官员勘查了许多水草丰美之地,将巴音布鲁克、乌苏、科布多等地划给土尔扈特人作牧场。至今,北疆的和布克赛尔保留着唯一的蒙古族自治县。

  在欣赏公路两边的农田和风景的时候,我的思绪又回到20多年前的北疆,寻找当年求学的石河子,可惜如今的乌奎高速从城北而过,所有的一切留在往日的记忆中。北疆的戈壁明显比南疆绿的多,好看的多,几乎没有过多的黄色,经过昌吉、石河子、奎屯,进入克拉玛依辖区,道路两旁有很多的抽油机,像电视里的一模一样,不停地摇头摆尾,没有间歇地抽取地下的石油,号称百里油区,煞是壮观。

  车子离开市区,就进入阿勒泰大草原,绿色越发深重,沿途看到很多的牛羊、骆驼,慢悠悠的在草地上啃食、嬉戏,不时地穿越公路,你和车辆只好让它们先行。

  今天主要的目的地是布尔津县—五彩滩,布尔津是我国西部唯一与俄罗斯接壤的县城,她的西边临近哈萨克斯坦,东边临近蒙古。穿过县城几公里就来到五彩滩,欣赏五彩滩的最佳时间就是黄昏。说到这里很多朋友都有点迷茫,新疆有五彩湾也有五彩滩,到底如何区分我给大家仔细道来。五彩湾位于新疆昌吉州吉木萨尔县城北,在一片戈壁荒漠中形成的五彩缤纷的世界,以怪异、神秘、壮美而著称。她是千百年来,由于地壳的运动,极厚的煤层几经沧桑,覆盖地表的沙石被风雨剥蚀,使煤层暴露,在雷电和阳光的作用下燃烧殆尽,形成的光怪陆离的自然景观,五彩湾也叫五彩城。而五彩滩位于阿勒泰地区的布尔津县,也是一幅雅丹地貌特征的大自然杰作。细心的朋友会发现中央电视台天气预报有时候会闪现她的画面。

  五彩滩位于额尔齐斯河的北岸,为4A景区。这里最典型的特征就是一河隔两岸,自有两重天。河流在此汇聚了上游的禾木河与喀纳斯河形成的布尔津河,在向前额尔齐斯河汇聚哈巴河,流向哈萨克斯坦、俄罗斯,最后汇入北冰洋,也是我国唯一流向北冰洋的河流。五彩湾的景色很独特,其特征就是风蚀性地貌,雅丹”在维吾尔语中的意思是“具有陡壁的小山包”。由于风的剥蚀作用,小山包的下部往往遭受较强的的剥蚀,并逐渐形成向里凹的形态,如果小山包上部的岩层比较松散,在重力作用下就容易垮塌形成陡壁,有些地貌外观如同古城堡,这在西部很容易见到。

  南岸河滩柳树、杨树挺拔碧绿,连绵成林,河提沿着美丽的小城蜿蜒,近处的居民区街道掩映在葱郁青翠中,城中几座高楼直插天空。河流的北岸远看逶迤,光凸的山峦与戈壁风光尽收眼底,由于河岸岩层间抗风化能力的强弱程度不一而形成了参差不齐的轮廓,随着地势起伏、颜色多变,岩石的色彩以红色为主,间以绿、紫、黄、白、黑及过渡色彩,色彩斑斓,娇艳妩媚,在夕阳的余晖里呈现着异样的景象。

  五彩滩因土质中含有很多的化学成分,常年的雨水浸泡、冲刷和日晒,形成了大美多姿的地貌,在早上或者中午时分,因光线较强景区地表的颜色不能完全表现,只有黄昏来临,才能展示出最美丽的容颜,用一句“人约黄昏后”最为妥帖。沿着用木板铺成弯弯曲曲的栈道,游客醉入其中,忘记了即将黑夜来临。

  五彩的颜色在我看来,不但有蓝的水,绿的树,更多的是红、黄,紫、白颜色之间的神奇交替、交织,我无以言表。

  今天起了个大早,小城还在睡梦中,导游为的是避开高峰,尽快进入景区,以便安排下一个行程,从布尔津去喀纳斯160多公里,沿途蜂拥不断的车流显示着喀纳斯对各地游客的吸引力。

  今天路况不错,清晨的空气十分清新,弥漫着淡淡的潮气,山路崎岖,云雾缭绕,一派翠绿,能见度很低,远山和近一点蒙古包、草甸、牛羊、树林均处在晨雾中。翻过海拔2000多米的吐鲁库拜山梁,来到贾登峪,也就是喀纳斯景区的门口,需要换乘景区的区间车才可到达真正的喀纳斯湖,飞驰的面包车在山道上盘旋,轰隆隆的水声越来越大,转过一处山脚,喀纳斯河就在一处树林后豁然闪现。河水夹杂着碎石奔流而下,翻滚着白色浪花,沿着山脚一路欢唱,河流两边树木葱葱郁郁。车上初见喀纳斯河的人都惊呼:“河水的颜色太特别了!”。

  树后一闪一闪的河水,绿中带蓝,蓝中带白,犹如翡翠一般的诱人。车程近30公里的景区,过喀纳斯桥,就是河流和湖的分界线,即湖口,往上就到了一弯绿色的湖泊了。从地貌特征可以看出,由于地震的作用造成山体滑波,在此形成坝体,便有了喀纳斯湖,可见地震的也有它好的一面。

  过桥后,沿湖间山路前行,依次是神仙湾、月亮湾和卧龙湾,其中尤其是“月亮湾”和“卧龙湾”形态逼真,与漂浮在水面凸出的陆地形状名副其实,远看好似一弯新月和一条巨龙镶嵌在你的视野里,真是巧夺天工,非人力不能及也,往前就是“鸭泽湖”,应该是得名于当地人放鸭子的地方。

  进入景区,从着装来看有哈萨克人和图瓦人,住房全部是清一色的原木墙、木板房,屋顶很尖,应该是为防止冬天被雪压塌,加上林木资源丰富,取材方便,长期的环境砺练,造就了当地人独特的生存方式。极目远望,景区林木成片,其间天然草甸相连,好像铺着绿色的毯子,林间草甸上时有牛马出现,少不了突然间的“地雷”,但更加显现原生态、纯自然的美,所有的林间小道用木制栈道相连。因四季潮湿多雨,有些地方为防止游客摔倒,木板上铺了一层铁丝网。

  喀纳斯是蒙古语,意为“美丽富饶、神秘莫测”,喀纳斯湖位于布尔津县境北部,湖面海拔1374米,面积44.78平方公里,喀纳斯湖最深处190米,宽约3公里。该湖水面一直稳定,但一年四季颜色各不相同,加上湖边的树林有白桦树、红松和云杉,到了秋天白桦树叶黄,与其他红叶相间,近山上的花草,在碧波蓝天的眏衬下,是一个何等的景观。你可以自由想象,如果在深秋,远山上的白雪加入画面,绝对是一个神话世界。

  喀纳斯被称作中国最美的秋景,人类最后一块净土,神的后花园,国家旅游5A景区,国家地质公园、国家森林公园,也是中国摄影协会的创作基地。有很多摄影爱好者不远万里,为了拍摄一个好的图片,会在这里一等就是十多天,甚至几个月。也有很多户外运动爱好者来这里,徒步穿越整个景区,建议在安全的情况下进行,决不可贸然行事。

  在第二个中转站,坐车来到乘船码头,等待游艇去三道湾,游船来回需要四十五分钟,三道湾是传说湖怪出没的地方,也是水最深的地方,我们没有看到大红鱼,只看到游艇掀起很大的浪花。沿湖上行,依次是四道湾,五道湾,六道湾,如果在前行应该离开了湖,又到了河流地段了。喀纳斯河发源于中国和俄罗斯交接的友谊峰,海拔4300多米。一般的游客只能至于三道湾,更别说探寻她的源头了。

  从湖中回来,很多游客去了图瓦人家,听他们演奏一种乐器,这种乐器只有他们才能吹响,需要很高的技艺和多年的磨练,伴随着音乐,诉说着图瓦人悠远的来历。此地的图瓦人已经由三千多人减少到一千多人,他们会哈萨克语,蒙古语、汉语三种语言,据传图瓦人就是当年成吉思汗的后人,在此等待英雄的归来。

  在游客接待中心吃过午饭,便乘车去白哈巴村,出喀纳斯有30公里车程,隶属哈巴河县,与哈萨克斯坦共和国相连。在朴树创作的歌曲《白桦林》的地方,我们稍做休息。

  《白桦林》的创作来源于一段悲伤的爱情故事和一段保家卫国的历史,一对青年男女相爱在白桦林,自此一别男友牺牲在边境巡逻中,起因是前苏联为报复珍宝岛事件,在西北边境伏击我巡逻队,我方士兵全部阵亡,女友在白桦林常年思念。爱情故事的真伪我们无从考证,但巡逻队遭伏击是真,国内当时因为考虑到政治影响,没有做任何报道,现在听说在裕民县修建了陵园,追忆当年为国捐躯的英灵。

  白哈巴一路景色宜人,好像一位美丽娇小的处子静静地躺卧在山坳上,供游客欣赏她美好的容颜。山上绿草如茵,牛羊不时地甩动着尾巴吃着嫩草,它们才不管这是边境之地;河谷靠南的山坡上,针叶松、白桦、云杉挺拔笔直,枯死的大树倒在清澈的小溪里,被河水冲洗油光发亮,时不时的看到劳作的村民不是在放牧,就是拾掇着农田内的蔬菜,如果没有汽车经过整个村庄,你安静地听不到任何声音。白哈巴曾经被评为中国最美的八个原始村落之一,使你不用出国门,就可享受到异国情调。

  如果你恰好在落日的傍晚和雾气的清晨来到这里,看到的会是炊烟袅袅飘荡,牛羊满坡,整个村落构绘出了一幅人与自然和谐共处的山水画。如若在秋季,山村是五彩的红、黄、绿、褐色,层林尽染,犹如大自然的一块调色板,加之早到的大雪纷纷,更是一幅上乘完美的油画。如果说喀纳斯是古朴的世外桃源,那白哈巴则是原始自然环境中的童话世界。这里的自然景观可与喀纳斯比拟,特别是秋天,只见河谷内的杨树叶是金黄的,山脚下桦树的叶子是火红的,落叶松的针叶下缘是淡黄的,而山岗上的草甸一片褐红,难怪连画师都要来这里寻找创作灵感。

  站在边界上的白哈巴山巅远望,青山绵绵,芳草萋萋,哈萨克斯坦共和国近在迟迟,站在白底血红色的“5”号界碑旁,异国的山水与我们的祖国无二,沟底的哈巴河就是两国的分界线,相比咱这边的山更绿,人气更多。在这里可以观望“西北第一哨”,半山腰驻扎有边防连,边防军人会查看每一个进出的人员,高耸的瞭望塔不会放过任何越境者。在村里你还可以投递出盖有当地邮戳的风光照片或信件,寄给远方的家人。徜徉在村间小道上,三三两两的牛群悠闲溜达在公路上,没有人会主动驱赶他们。

  从白哈巴回来,计划再下湖看看那神仙湾,无奈下起了淅淅沥沥的雨,整个喀纳斯湖景区处在雨雾中,朦朦胧胧,难以分辨远处的景观,只好作罢,返回贾登峪,晚上住宿在此。

  今天是难得的晴天,没有吃早饭,为的是品尝哈萨克牧民的原汁牛奶。去禾木山路崎岖,弯道多且急,很多拐弯处装有大镜子,方便驾驶员会车。禾木景区七成是观景,翻过山顶,首先映入眼帘的是山间草场上空的云雾,弥漫漂浮在山坳间,很大的团块铺天盖地,在初日的眏照下,久久不能散去,如同草甸上的羊群,我们在山腰的观景台停车观景,山上的哈萨克小朋友抱着他们的小羊羔,穿戴起自己的民族服饰,招揽停足留步的游客。车上有来自安徽、上海,福建、河南和南疆各地的朋友,他们也在谈论以前他们去过的景观云雾做比较,也有不同的感受,那就是自然、安静,少了内地景区的喧哗和市侩气息。

  在当地牧民家中,游客只需要花十元钱就能喝上自产自销的牛奶,还能品尝他们制作的奶酪,很多游客对此不习惯。不一会来到禾木景区的中转站,换乘专车前往的禾木景区。

  过了一座军用铁桥,顺着弯曲的山道,茂密的白桦林布满山间,因道路狭窄,大部分路段只能单车通行,会车时只有双方选择地形避让,山道下便是和禾木河,喀纳斯河也在此交汇,水流清澈,峡谷幽深,低头望去,不禁毛骨悚然。

  快到禾木,景色更加宜人,一片开阔的草原牧场就呈现在人们的视野,由近及远,山花烂漫,草甸随着地势起伏,遥远而至天际。在山脊的背阴,成片的雪松、或者白桦林布满沟坡,从远处看黑黢黢的,如果处在深秋,定是多姿多彩的塞北草原风光。车上的一位女士惊呼, “这是我做梦的地方”,对此我也同感,下次如果失眠一定要想起这个地方,一定会快快入睡进入梦乡。

  到了禾木蒙古自治乡,也是清一色的木板房子,很少看到一处水泥建筑,连禾木河上的桥也是原木搭建,马队载着游客来回穿梭在村镇上,再去往高处景点就是点将台,据说是当年成吉思汗点将阅兵的地方。所谓台就是一片地势比较平坦的牧场,这里游人很多,为的是拍照留念,是观看草场和山下禾木村最好的地方。向下远眺古朴的村落,闪闪发光的小河寂静地从村边流过,袅袅炊烟从灰色的木板房升起,连同山坳间哈萨克人牧马扬鞭,构成了草原人独有的风景。

  为欣赏更美的景色,我一人顺着马队上山的路线,向高处山坳漫步,这里的草木葱绿茂密,应该是冬季牧场,牧草达到马腹,可以看到牧民为牛羊越冬堆积的牧草,草地上的花要比山下多,白的、黄的、红的、紫色的,尤以白色为多,可惜不知道名字,我慢慢欣赏拍照,一个人行走在山花草丛中,露水打湿了鞋袜和裤子,此时的我已脱离游人的视线,自认为是草甸上最美的风景,山下的草地不知多少人躺过,踩过。

  在禾木小镇简单吃过午饭,由原路返回,原计划去看“草原石人”,但因为景点发生纠纷没有看成,很是遗憾。在冲乎尔做了短暂停留,冲乎尔即山间小盆地的意思,在这里可以看到大片大片金黄色的葵花,在大地上显得十分耀眼。

  返回布尔津,吃过晚饭,天色尚早,沿街道游逛,欣赏这座具有欧亚风情的城市,色彩斑斓,以红色为主调尖尖的屋顶不同于在其他地方,街道干净整洁,风情别致,建筑物不是很高大,来往行人不是很多,但饭店不少,可以看出是以旅游为主的小城。

  夕阳西下。再次来到额尔齐斯河河畔,欣赏夜色中的布尔津,安静祥和,灯火辉煌。

  秦刚印,出生陕西秦岭商洛山中,大学理工毕业,现居新疆阿拉尔市,企业管理者,喜好穷游、游记,作品有散文、诗歌、小小说等见于报刊平台。